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文化产业 > 陈昂的语文是谁教的?

陈昂的语文是谁教的?

时间:2017-10-23 15:1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写诗这活计,不单单是靠祖师爷赏饭碗,还要看老天爷给不给你创作的灵感。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而出一个诗人,则需要几个时代的共同酝酿和沉淀。前些日,记者看到一篇关于陈昂的报道:“百年新诗的宠儿”,文中谈到2015年连日的大雪捧红了陈昂,他创作的诗歌《漫天飞雪的日子》点击量突破2亿人次,创造了中国诗坛的神话;诗句“下雪的时候/一定要约喜欢的人/出来走走/因为一不小心/就手牵手/走到了白头”红遍大江南北。陈昂也因此被誉为中国诗歌留在人间的“火种”。

  2017年是中国新诗诞生一百周年,这个时间的确定是从1917年胡适在上海出版的《新青年》杂志开始发表新诗算起的。相比3000年前的《诗经》,中国新诗就像孩子一样,正从少年走向青年。中国新诗未来道路还很长,在这个道路上,我们不断挑战前人,也接受别人的挑战。中国新诗另辟蹊径,用现代汉语体现汉语的美学力量,特别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新诗对现代汉语的锻造更为精炼。总而言之,中国的现代诗歌的历史演变,具有它的凝重性和沉淀性,它随着中国社会发展历史的演变而演变。 

  也许,生命给每个人只有一次天亮,我们愿将这一天亮去献给那些痴迷于缪斯的人群和中国千千万万对诗歌执着钟情的虔诚信徒。陈昂的诗源于生活,他的诗清新智慧、唯美有趣。读陈昂的诗我们第一遍读到的是文字,第二遍读到的是故事,第三遍读到的是生活。陈昂的诗没有固定的写作模式,形式多样、各具特色,又彼此相连、浑然天成。陈昂的诗有长有短,长则几十句,短则三五句。

  陈昂享有“诗歌王子”之美誉。他是谦和阳光的当红诗人;他是睿智博学的青年学者;他是拥有超级IP的畅销书作家。他先后做客央视《中国诗词大会》《机智过人》;他受邀加入中国诗歌学会;他的作品《洪荒》选入中学语文课外读本;他受聘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形象大使;他的诗先后译成英、法、俄、意、日、德等十余种版本;他为中学生写作精心编著了《中考写作教程》;他的作品《孤儿在雪地里画妈妈》以舞台剧的形式搬上了美国荧屏;他2年时间出版了《陈昂诗选》《漫天飞雪的日子》《暖男情诗》《春草集》《半面夕阳半面海》《漂亮的人生敢于起航》6部专著。

  陈昂的诗歌是文学,是人生,也是生活!陈昂的生活简简单单,清静悠闲,这就是他创作的精神源泉;陈昂的家乡历史悠久,文化灿烂;陈昂的家庭书香满院(某年春节,写春联的时候,陈昂提笔把“满院春光”改成了“满院书香”);陈昂的童年平静如水,跟爷爷学历史,听妈妈讲故事,和爸爸谈诗词;陈昂高中遍读文史哲经,陈昂大学游遍名山大川,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增强了陈昂的胆识,历练启迪了陈昂的智慧。 

  陈昂的诗,主题积极向上、昂扬而又超脱。他诗歌的一个特征是经常提出问题,而这问题是每一个人生活中常常会遇到的,其着眼点是生活的导向实践,并从中略加深化,拿出一些人所共知的哲理。清晰的哲辩与多彩的想象产生的隐喻、象征意象相结合,是陈昂诗歌显著的艺术特征。具有高度概括力的哲理句,让陈昂的诗每时每刻都充满爆发力,而这种“爆发力”隐藏在“清新的字眼”里,造就了陈昂诗歌独有的“小清新 大智慧”风格。

  陈昂的写作笔法清新、精炼,简短的语言呈现多维的立体感。陈昂的创作是“青春期写作(春草派风格)”,之所以定义为“青春期写作”是因为陈昂的作品就像“青苹果”,酸酸甜甜、朦朦胧胧,这种“酸甜”与“朦胧”不是写作的不成熟,而是文字“涅槃”后的“重生”。研究陈昂诗歌的学者都有一个共识,那便是陈昂的诗歌是“剥离式”的创作,他的每一首诗都有大方简单而内涵唯美的外衣,只有反复品读,才能剥离出诗的本质与内涵。正是基于这一特点,陈昂的诗老少皆宜读,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心境会有不同层次的收获。

  陈昂是中国新诗未来发展的旗帜,作为90后诗人,他的诗歌带有与生俱来的哲思和天赋,他的诗以独特的冷抒情方式,在幽默的字眼里让人醍醐灌顶。他的诗歌既有“通俗性”又兼具“艺术性”,超高的文字驾驭能力彰显着大家的风范。陈昂用诗歌作品结束了“现实主义写作”与“浪漫主义写作”之争,他用诗证明了“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完美结合。这就好比写给成年人的童话一样,更具文学的“美感”与“吸引力”,因此陈昂的诗歌在文学发展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存在价值。

  陈昂的诗歌作品具有强烈的“时代意义”,表现着青年学者旺盛的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彰显着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文化自信”。他诗歌底蕴里蕴含的“家国情怀”和对“宇宙”对“人生”的思考值得我们关注;他诗歌内涵里的传达的“智慧”值得我们研究和学习;他诗歌精神里潜伏的“正能量”正是我们洗涤灵魂、陶冶情操、慰藉心灵的“刚需”。

  “重要的人越来越少/留下的越来越重要(出自陈昂《曾几何时》)”;

  “装出来的无所谓/实际是一种撕心裂肺(出自陈昂《爱情装睡》)”;

  “因为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出自陈昂《勾勒时光》)”;

  “当黑暗来临的时候/连影子也会离开你(出自陈昂《黑暗里没有影子》)”;

  “虽然我曾无数次地跌倒/但我依旧喜欢奔跑(出自陈昂《掌心里的光》)”;

  “总有一个人/在你背后/捡拾你忽略的美(出自陈昂《捡拾你忽略的美》)”;

  “鱼的眼泪落在水里/是对生育之地的珍惜(出自陈昂《微湖湿地的痴呓》)”;

  “永远究竟有多远/永远短到很多人看不见(出自陈昂《匆匆而过的是眼前》)”;

  “生活有一双翅膀/一个飞往黑夜/一个飞往黎明(出自陈昂《从黑夜飞往黎明》)”;

  “飞花离开枝头的刹那不是凋零/是生命的再次升华(出自陈昂《我是一朵飞花》)”;

  “今日的出口文章/早已摆在千年后的书桌上(出自陈昂《写在千年后书桌上的诗》)”;

  “烟花/固然绚烂/绽放的不过一个瞬间(出自陈昂《一个人的生活一群人的世界》)”;

  “与其说夜幕降临/不如说五彩缤纷的世界/闭上了眼睛(出自陈昂《曾经走过的山径》)”;

  “千年之后的一弯明月/此时静静地隐藏在/属于自己的角落(出自陈昂《诗歌中的诗歌》)”;

  “人生之所以不幸/是因为在自我的悲剧里/编写他人的神话(出自陈昂《要活就活得潇洒》)”;

  “我的心里有一座城,它白天的时候沉睡,夜晚的时候苏醒(出自陈昂《我的心里有一座城》)”;

  “我选择/像飞鸟一样/飞向山巅/留给大地/一道最美的弧线(出自陈昂《一道最美的弧线》)”;

  “没有人能活得高高在上/即使是太阳/也要把光撒向低洼的地方(出自陈昂《莫忘曾经是书生》)”;

  “我不想看着雪花消失不见/更不想因为雪花错过整个冬天(出自陈昂《雪花融化在心尖的瞬间》)”;

  “天空的雄鹰没人鼓掌/也在飞翔/深山的野草没人心疼/也在成长(出自陈昂《漂亮的人生敢于起航》)”;

  “不要在满天乌云的时候/寻找太阳/当暴雨过后/天空自会还你一个晴朗(出自陈昂《童年的梦很长很长》)”;

  “一万年后的远游/寻觅出水彩莲的娇羞/你的嘴和语言/是我今世的模样和忧愁(出自陈昂《一万年后》)”;

  “鹅的从容缘于脚下的拼搏/昂首高歌的景色/有几人留意未曾停歇的/红掌清波(出自陈昂《大鹅的哲学》)”;

  “人长不过执念短不过善变/赢得空间输掉时间/回头的瞬间总能看到遗憾(出自陈昂《是不是有趣的人生像喜剧》)”;

  “我是夜幕下的萤火/没有人理会我/看着繁星闪烁/我努力起飞/化作最亮的星星一颗(出自陈昂《夜幕下的萤火》)”;

  “多少次因为/给灵魂洗澡/而忽略了外表/在这个充满疑问的世界里/我选择做一个/安静的句号(出自陈昂《畗畗》)”;

  “如若秋日倾斜/我们会拉长自己的影子/再一次欣赏世界/我们会发现来时不曾见到的趣事(出自陈昂《倾斜的秋日》)”;

  “我深信/最美的交杯/是一醉方休/如若必须给爱情/一个承诺/那便是/至死不休(出自陈昂《最美的交杯是一醉方休》)”;

  “能抓住的是阳光/抓不住的是太阳/此刻/我伸手抱着它/它一定温暖的/像你曾经抱着我一样(出自陈昂《谁说盲人的世界没有太阳》)”;

  “我是你口中说着的/远方的远方/远方是不远处若有若无的星光/是心底的信仰/是生命的自我成长(出自陈昂《我是你口中说着的远方的远方》)”;

  “背对着高山/把自然放在掌心之间/一条裸睡的鱼飞出湖面/在梦里左顾右盼/看白云徜徉在蓝天/聆听太阳的闲谈/腾空而起的瞬间/倚清风而眠(出自陈昂《一条裸睡的鱼》)”;

  陈昂的诗歌作品暂时可以概括为两大类:一类是清新唯美的“抒情哲理诗”,一类是朦胧精湛的“截句诗”。关于这两类诗歌,有学者做过这样的比喻,把“抒情哲理诗”比作诗歌世界里的“风铃”,清脆悦耳、余味悠长、传递快乐;把“截句诗”比作李小龙的“截拳道”,无拘无束、觉悟思想、慰藉心灵。但总而言之,读陈昂的诗,会被一种温暖的、向上的、阳光的情怀所打动,他的诗揭示真理,启迪智慧,引领我们向真善美进发,唤醒我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陈昂说,保持童心,写作才有生命,保持童心需要我们强化童年记忆,激活童年思维,开启童心模式,把童年思维模式转化为诗性思维模式,用儿童的眼光去看待周边的人和事,而后用成人的素养和学识记录下来,分享给太阳和月亮,最后让星星读给我们听。

  陈昂说,有一种诗歌是用熟悉的画笔描绘陌生的风景,唤醒注定要输给醍醐灌顶和如梦初醒,不要单纯的区分理性和感性,显而易见和寻遍千山可能是同一处风景,现代诗歌没有不懂诗的人口中说的那样晦涩难懂。相反,好的诗歌可以让不同种族的人为之动容,陌生化是现代诗歌写作的一大技巧,成熟的诗人喜欢把陌生的内容和语言放入熟悉的诗境之中。

  陈昂说,我喜欢做生活的记录者,用笔尖捕捉阳光;陈昂说,当你感觉要写诗了,你写的就已经不是诗了;陈昂说,诗是有美感的真情告白,是思想的自然流淌,是不知因何而来因何而去的自然存在;陈昂说,诗是高贵的,写诗最大的乐趣是享受落笔时心灵漾起的快乐和与知音在文字里相遇刹那的思想契合;陈昂说,景到美处自成律,笔落纸上抒酣情;陈昂说,我是个普通人,所以我能写出普通人喜欢的诗歌;陈昂说,世界,可以给我一首诗的时间吗?【中国文化报通稿(文/牛兰 制图/黄兴文)】